如剪刀般的愛

今天,把兒子送去上學以後,我和老公兩個人“偷偷摸摸”去吃了頓早茶。算起來,這個學期太忙,除了週末以外都沒怎麼在一起吃過早餐。所以,當我們手牽手穿過校園去往飯店的時候,真是有一種享受二人世界的浪漫感覺。

飯店裏人聲鼎沸,很是熱鬧。我們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,環顧四周,基本都是頭髮花白的老年人。也是,像我們這種的,誰有時間工作日的時候那麼悠哉地來喝早茶呢?拿了幾樣點心,我和老公邊吃邊聊。這時,有一對老夫婦走了過來,很有禮貌地問我們介不介意拼臺坐,因為已經找不到其他位子。在我們的欣然回應中,老爺爺點頭示謝,然後小心翼翼地扶老奶奶坐了下來。

待老奶奶坐穩之後,老爺爺起身去拿東西吃,走路很慢,有些顫顫巍巍地。看樣子,兩人至少是七十歲之上了。不一會兒,老爺爺端了兩籠包子回來,放在桌子上以後,又慢慢走去拿別的東西。又過了幾分鐘,老爺爺端回了一大碗面,放好以後,自己也坐了下來,要和老奶奶一起開動了。

老爺爺先從大碗裏夾了一些面到一個小碗裏,輕輕吹了幾口氣,放在了老奶奶面前。看到這情景,我不禁有些感動,心想這個老爺爺Amway傳銷真是好體貼啊!可是老奶奶並沒有動筷子。這時,老爺爺在衣兜裏掏來掏去,好像在找什麼東西。等他的手從衣兜裏拿出來的時候,我發現他手裏握著一把淺藍色的小剪刀。奇怪,吃飯怎麼還會用得著剪刀呢?正當我滿腹狐疑的時候,只見老爺爺慢慢地拿掉剪刀的套,將剪刀伸進老奶奶面前的那一小碗面裏,“哢哧、哢哧”剪了一通。然後又仔仔細細地用紙巾將剪刀擦得一乾二淨,套好套子,放回了衣兜裏。二人這才拿起筷子,一同吃起了麵條。
此時,我心潮起伏,已不是“感動”二字所能形容。在這美好的早晨,我的浪漫瞬間湮滅在了那把小小的剪刀之下,而對他們的膜拜之情卻油然而生。什麼是愛?每個人的答案不同,每個人的要求也不同。我也喜歡甜言蜜語,可是此時卻發現聽過的甜言蜜語中沒有一句可以像那小剪刀的“哢哧、哢哧”聲直達心靈Neo skin lab 美容我也喜歡要求禮物,可是也沒有哪一樣能夠像那一碗剪碎了的麵條一樣讓人回味無窮。

看著他們依偎在一起吃面的情景,我仿佛看到了他們相濡以沫一路走來的人生。年輕的他們,日子雖不富有,但相親相愛,其樂融融。寒冷的冬天裏,妻子洗完了衣服,丈夫馬上拉過她冰涼的手,緊緊捂在自己的大手裏;炎炎的夏日裏,勞累了一天的丈夫回到家總能馬上喝到一碗清甜的綠豆湯;沒有錢買貴重的禮物,但丈夫總不忘在發工資的那天拎回一包實德金融妻子最愛吃的瓜子;不會說甜言蜜語,但妻子每天早上總會走在前打開門,輕輕拍去丈夫外套上的灰塵,目送他去上工。他們,一定就是這樣!

那首為自己譜寫的歌

黎明破曉,在春天我就想把陽光拾滿我的花籃,把春風揣進衣兜,把對生活的熱愛注進靈魂。

當校園的晨鐘夾雜著花香撲鼻在春意裏散灑滿地,春風扶著我似雪的裙擺長髮也迎風搖曳,回憶裏的《西廂記》依然清晰,十裏長亭望眼欲穿,望君功成名就。望穿秋水,盼十裏紅妝不負我意,奏的相思曲,直至琴弦斷,譜的相思意,止於書滿山。如果春風有意,怎會讓我淚流幹。為君一曲《鳳求凰》,使我日日訴衷腸。從不曾喝酒今朝我已醉,醉在詩情畫意裏減臀

我若是崔鶯鶯一樣的女子,會不會有張生那樣終生不移的情郎。不像秦香蓮錯遇陳世美,悲慘一生,不像劉蘭芝,痛遭焦母打鴛鴦,不像琵琶女,商人重利輕別離,不像李清照,晚年落得人比黃花瘦。我若有林徽因一樣的才華,我會不會有徐志摩那樣的詩人為我寫下讚歌,會不會有梁思成那樣的丈夫對我充滿理解和包容,會不會有金嶽霖那樣優秀的男子為我終身不娶,一生以我為鄰,就算我死也為我寫下“一身詩意千尋瀑,萬古人間四月天”的挽聯。有時我在想,我的人生像張愛玲的一樣,遇見一個胡蘭成,就變得很低很低,一直低到塵埃裏,縱使過了千萬年,那人也不在乎我。我會怎樣過。

這樣的問題我常常想,這樣的夢我常常做,甚至常從醉夢中笑醒,或者驚醒,或者哭醒,誰的青春不曾迷茫過,誰的青春不曾遐想過,我想過我活得最美的姿態,我也想過我活得最落魄的場景,這些似乎離我們不遠了,再給十年或者二十年,如果給我一把尺子,我就會量出我活在哪個位置,可能會很悲涼。儘管如此,我仍然毫無長進。在父母的庇蔭下,還活在夢境裏。

木蘭樹下,跑道旁邊,西山樹林,無不留下我徘徊的足跡,我腳步輕盈,生怕我的粗心碰碎這易碎的夢境,就像一石擊破平靜無波的湖面,打擾了那戲水的鴛鴦和翌日的晨光。晨練的學生披著朝曦,漫步的老人攜著慈祥,而我則沐浴在這樣的清晨裏,面帶微笑琴行

兩年來,我忘不了第一次到這裏的落寞和失望,揮不去曾經揮灑過汗水的高中校園,抹不掉這再後悔也改變不了什麼的現實,就這樣,我沒能改變生活卻被生活改變,我開始討厭老師上的課沒有營養,我開始學會蹺課睡懶覺,開始了越來越墮落的生活,買來的書成了美化書架的裝飾品,有的還不曾認真翻閱過,看過的也不過是淺嘗輒止。

時光飛逝,兩年時光如白駒過隙,我和最初的理想漸行漸遠。我曾以為,我不羡慕鏡子中嬌媚的水仙,我就是深峽谷底的那株幽蘭,再陰暗的環境也要保持幽香,我或許是山間雜草中的野百合,百花齊放時,我也有春天,時光荏苒,下一個畢業季,我將會什麼也不會帶走,就這樣把大學時光化為最美的一指流沙,藏在心海深處塵封,三十年或是四十年之後,向自己的後代炫耀自己當年的破敗。不知那場景是老淚縱橫,還是霞光滿面旅遊團購

如今,我也感到很慶倖,到這裏褪去了青澀和懵懂,告別了做夢的青春,初嘗了愛情的甜美,收貨了友情的純真,大學是避風港,暫時為我避開就業的擔心,淨化我浮雜的心靈,知欲速則不達,曉三思而後行,懂取人之長補己之短,學會豁達,寬容和淡然。就算沒做到,至少我有機會,我在努力的路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