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過的風景我不懂

每個人都有一個死角, 自己走不出來,別人也闖不進去。 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裏。 你不懂我,我不怪你。

往事依稀,若夢浮華,走過懵懂的青蔥歲月,總是想挽留、得到什麼。是時光、往事,還是感情,或是一份懂得?

路過的風景,無論是綺麗的花海,還是凋零的秋葉,都是人生中最珍貴的一段歷程,映射著我們今日的幡然悔悟!

有時,我們總是天真的以為,我們很懂她,她也很懂我們,殊不知,我們是最不懂她的!不然,你怎麼會得不到他,或者得到了,怎麼又會失去?

有時,我們總是自以為是的以為,全世界都不懂我們,她應該懂,如她竟然不懂,我們也無話可說。其實,生活中往往會有連莫言都無言沉默的時刻,何況是我們這些小人物呢?

真正的懂得,是不言不語,即使天涯海角,彼此的心也依然貼近,相知相惜,無所謂距離,也不存在隔閡。

真正的懂得,不需要解釋、去刻意的表達,有時,一個會心的微笑足以。

真正的懂得,是當你開心時、憂鬱時、失落時、流淚時,甚至是當你對生活失去希望時,有人可以和你一起分享、擔當、相擁,並且默默的告訴你"我懂你“!

我想,那時的我們是不懂這些的,我也不懂她!不然,當初我也不會被她那般的誤解,用一 句那般唯美的話決然的拒絕……

算了,對於她還是絕口不提為好,免得再次相見時的尷尬……

漫步在這舉目無親,不冷不熱喧囂的春城,難免不讓我想起,那些絕口不提的浮華往事、無怨無悔的年輕少狂,相見時好久不見的片語寒暄。或許,是離故鄉太遠了,不得不讓我這個念舊的人想起曾經的過往。然而,再遠也遠不過相見卻只能片刻寒暄距離,還是有遺憾,有執念吧……

怎麼可能會忘記

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淒淒慘慘戚戚。乍暖還寒時候,最難將息。三杯兩盞淡酒,怎敵他、晚來風急!雁過也,正傷心,卻是舊時相識。滿地黃花堆積,憔悴損,如今有誰堪摘?守著窗兒,獨自怎生得黑!梧桐更兼細雨,到黃昏、點點滴滴。這次第,怎一個愁字來得雪纖瘦投訴!——李清照

不知何時起,我已戀上了傷感的詩詞,心境宛如一座傷感的城,環繞在心,久久不能躍出"傷感"這詞,好像中了蠱,深陷其中,無法自拔。閒暇時光,喜歡將李清照的《聲聲慢》捧在手上誦讀,揣摩詞的意境,臨摹詞中畫面,理會辭藻所蘊含的情感。這首詞寫滿了她所有心境,憂愁、感傷….感到她像是落在四面不著邊際的深淵裏,一種可怕的孤獨向她襲來,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能讀懂她的心。她茫然地行走在杭州深秋的落葉黃花中,吟出這首濃縮了她一生和全身心痛楚的《聲聲慢》。

庭院深深,冷冷清清,別語愁難聽,我揮弦,我問情,且彈且望,還是聽不到你歸來的馬蹄聲。淚雨過後盡是離別,每到黃昏,如風飄零,弦音碎風,碎碎落落,莫負了癡情人。兩盞餘燈,消瘦了落花芬芳,誰在燈影處畫地為牢?且長歌,盼明月,庭院深深,相思傷我心,何處是盡頭.千帆過盡無音信,天涯海角身何處?眼角瑟了一點苦淚,為何一直等不到你的歸期?我獨自留戀,你卻身在天邊雪纖瘦投訴

落日橋頭,我撐著一把素傘,向橋的那頭望去,回眸的那一眼,依然茫茫兩空,等待成雲煙。沒有人還記得,那一段過往,漫長消磨了哀傷,橋旁的彼岸花溢滿了悲傷,散盡了所有眷戀,煙雨琉璃,何時等到你歸來的馬蹄聲。零落的相思,輾轉思念入畫,絲絲畫裏繞,輕似夢,落筆寫下了“等待你歸來的週期。”我又為你,在斷橋處等了一宿,素傘沾滿了露珠,恰似婆娑的淚珠,瀼瀼嬉戲著。

青燈處,倚靠小窗旁,戀涼涼微風,枝輕搖,葉葉翩翩起舞,霓裳淺淺拂過,勾勒一點相思。每到薔薇花開時,你吹笛漫院裏,我撫琴寄情意,共同譜曲《相思引》,這個場景多少年裏,半夜醒來後尋覓,忘了身在哪里,又要走到哪里尋覓你。又是薔薇花開時,風吹雨落在窗櫺,我輕輕地哼起,從前你吹的曲,雨聲融入這支舊笛,有音律參差不齊,再也無人勸我添衣,陪我看一夜薔薇雪纖瘦投訴

心若靈犀知天意,但放我夢中微醒,一睜眼,就可見到你的一襲青衫,你溫暖的雙手撫摸著我臉龐,你對著我輕輕呵護。我曾將你描入夢裏,入了你的栩栩容顏,夢醒月落你都還不回來,我會去找你的,因為我曾將說過,你是我的家,我想回家。今生,我註定逃不出有你的陰晴圓缺,你執筆畫下的牢,生生世世囚住,等待一場,那地老天荒。陌上花開,靜等你歸來,生死不離散,白頭偕老。

西窗夜涼雨霽。歎幽歡未足,何事輕棄。問後約、空指薔薇,算如此溪山,甚時重至。水驛燈昏,又見在、曲屏近底。念唯有夜來皓月,照伊自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