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讓過去成為過去吧

每個人都有過去,都有一段自己刻骨銘心的過往。這段過往,或者帶著生命行走的很為艱難。也或許這段過往,帶給了生命新的啟迪,讓一切成為了過往。放下過去,好好過吧!只有放下了過往,一切才會呈現出最為美好的一面。

過去的所有好或者不好,只有在你選擇放下的那一刻,你的生活才是全新的旅程。不能讓一段過去成為糾纏生命的全部,不能讓一段不愉快的記憶永遠糾纏著生命。

生活也罷,愛情也好,不開心的往事應該擱置一邊了,拾起所有的快樂勇敢的朝前奔跑。

如若,心中還愛著一個人,放不下這個人,還有機會的話,重新開始。這個年代,好馬吃回頭草的故事多著呢,不能為了自尊而放棄自己內心不能放下的。如果,已經不愛了,也沒有機會了,那麼選擇重新開始吧!

生命需要重新開始,放下過去,好好過吧!鋒菲戀分開12年之後,又重新聚在了一起,不管有怎麼樣的是是非非,愛或者不愛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。兩個單身的人,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方式。我想他們肯定曾經也放下了過去,如今的牽手也是重新開始。我想每一段沒有違背常理和倫理的愛情,都是應該得到祝福的。

只要你夠勇敢,這個世上沒有放不下的事情,這個世間沒有圓不了的故事。我們很多時候,一直在猶豫,就是因為我們不勇敢,前怕狼後怕虎,結果什麼事情都一團糟糕。放下過去,也是勇敢的一種表現。重拾未來,也是勇敢的一種表現。只有放下了過去,才能重拾未來,即使兩個深愛的人歷經磨難在一起了,也要放下曾經兩個人之間的是是非非的過往,也要選擇重新開始。

放下過去,好好過吧!不要總是糾葛在一個問題上,人生本來就是無處不讓我們在選擇,就看你去怎麼選擇你的人生。或許,很多時候我們不夠勇敢,懦弱的做出了不符合自己心意的選擇。如若做好了選擇,你的內心是快樂的,那麼就沿著你的選擇快樂前行。如若,你的內心是不快樂的,那麼何嘗不能為你的人生勇敢一把呢?

很多遊戲只有勇敢者才敢玩,很多事情還沒有去經歷,你怎麼能看到那個結果呢?那個結果一定是你自己預測的那麼糟糕嗎?或許,這個結果比你想像的更為美好,更為讓人感到圓滿也說不定。一個悲觀者看到杯子裏只剩下半杯水的時候,就會憂心忡忡。一個樂觀者,看到杯子裏還有半杯水的時候,依舊表現的很愉悅。水還是同樣的半杯水,有著什麼樣的心態就決定了有什麼樣的生活狀態。

我一直相信自己是個樂觀者,一直相信即使天塌下來的時候,也一定有個高個子幫我頂著的。生活就是這麼回事,很多還沒有發生的事情不要去想,很多還沒有的結果不要有任何的預測。開心快樂的過每天,是生命的本真。我們誰也無法預測我們的未來怎麼樣,我們只能以平和的心態生活好。

一個喜歡抓住過去的人,或許真的永遠活不出生命的快樂的。關於過去的快樂或者不快樂的,很多東西應該放下了。我們很多時候,都喜歡活在過去裏,因為過去是經歷過之後的沉澱,我們很多時候會利用過去去思索生活。有時,我們沒有信心去展望明天,所以也喜歡抓住過去不放。

放下過去,好好過吧!過去的是是非非只屬於過去那個時間段內發生的所有,那些過去不會一直盤踞在人的生命裏不可遠去的。每個人,一生總會做對很多很多的事情,也總會做錯某些事情。但是,我想每個人都應該有被別人原諒的機會。我們都是平常人,誰又不會犯錯呢?所以,很多時候我們要學會原諒別人,也學會原諒自己,知錯能善莫大焉。

我一直在說人的一生很短暫,所以我們必須善待自己,善待他人,然後快樂地生活和快樂地走接下去的每一程。放下過去,好好過吧!只有懂得放下過去,才會有真正的幸福朝自己走來。每個人,都有權利享受幸福,不管曾經犯過什麼樣的錯。

總有一天我們會明白,放下過去是多麼幸福的事情,放下過去之後,一切都會變得輕鬆起來。我也是個不容易放下過去的人,但是我不會和自己的過去去計較什麼。因為,我始終明白,過去是屬於生活走過的前部分的,未來是屬於生命的後部分的,兩者是有本質區別的。在這兩者之間,讓我選擇的話,我選擇後者。

放下過去,好好過吧!陽光明媚一定會屬於追逐未來奔跑的人的,心有多寬,未來的路就會有多廣。

故鄉的秋天

九月的故鄉,白霧茫茫,清晨晶瑩透徹的露珠,懸垂在路邊小草葉子的邊緣上。

白霧籠罩著家鄉的那條小河,只聽見潺潺的溪流聲在山澗回蕩著,清脆的聲音就像竹林裏斑鳩的鳴唱。家鄉勤勞的女人,早已蹲在河中的石灘上,彎著腰,耷著頭,用雙手反復揉搓著孩子的髒衣服。深秋的河水已經有點刺骨了,被冰凍的手指像剛從地裏拔出的胡蘿蔔一般,紅撲撲的。白霧凝結成閃亮透徹的露水,一粒粒如珍珠寶石般掛在女人烏黑的頭髮上。

陽光慢慢的開始撥開雲霧,一縷縷艱難的,徐徐的,不知不覺的穿透這層厚厚茫茫的白紗帳,被浸紅的白霧像姑娘脖子上那條淡紅色的紗巾嫋繞在河面上,如姑娘臉上那團害羞的紅暈,慢慢的繞過河邊那排白楊樹,環繞在低頭吃草的牛背上,緩緩的爬過那一層層梯田,掠過那青瓦的屋脊,霧越來越少,越來越薄,越來越淡,最後還剩下一縷飄渺在山腰中,親吻著山腰中的那片黃色的青杠林,依戀著不肯散去。

秋天的陽光徹底灑脫的深情擁吻著故鄉的土地,灑在耕耘鋥亮的鋤頭上。金色的麥粒從女人纖細的手中滑落在泥土的縫隙中,注入真情,埋著希望,等待著種子的發芽和生長。旁邊搖籃中的嬰兒躺在秋天的陽光中,胖乎乎的小手緊緊握著媽媽在路邊摘的那束野花,驕傲的向母親晃動著,張開嘴露出才長出的那兩顆門牙對著母親的背影撒著嬌。那條黑色的看家狗,提起一只後腳,對著電杆灑了一趴尿,然後隱蔽躲藏在土邊的桑樹下,俯著身子,準備向那只正在土壤裏跳躍的青蛙做最後的進攻。男人正挑著糞,堅韌的扁擔在寬闊的肩上一顫一顫的上下顫動,腳步深深的嵌入酥松的泥土中,每一步都是那麼的艱難和吃力,叼在嘴上的煙火忽明忽暗的向後推移,長長的煙灰遲遲的不肯掉地。九月的故鄉都是這種勞動的繁忙景象,十多天功夫,勤勞的人們就給山坡換了一件黃褐色的衣裳。

金秋的九月,田埂上的橘子樹上已經掛滿了桔子,像火紅的燈籠,陽光穿透樹枝,照在桔子上,映在水田中央。下地路過的人們,放下鋤頭,站在樹下,仰著頭,踮著腳從樹枝中挑了一顆最大最紅最甜的桔子,用厚厚的指甲順著撥開,撥開的桔皮像一朵漂亮盛開的花瓣,躺在裏面的果實就像年輕少婦般的豐腴迷人,讓人嚮往和擁有,甚至垂涎欲滴。果然,分一瓣放進嘴裏,果汁就耐不住在乾渴的嘴裏橫沖直流的亂闖,和舌尖碰撞,甜進心裏!

太陽慢慢移到西邊的那座坡頂上,像鐵匠燒紅的那顆鑽子,光芒四射,揮灑著金色的餘暉,映在平整的土地上,映在勤勞者樸實的臉上。山坡上的女人扛著鋤頭,把多餘的衣服搭在鋤把上,豐腴挺拔的胸脯就像那男人肩上顫動著的扁擔,迎著晚霞的秋風,在顛簸的步伐上均勻的擺動著。今天艱辛的勞作就快結束,順手在院子裏摘幾個葵瓜,在雞窩裏撿兩個雞蛋,再掐點小菜當做晚上簡單的菜肴。

太陽徹底的退去,月牙兒不知何時已經悄悄的爬上來,掛在天邊,房頂上的煙囪炊煙嫋嫋,慢慢散開,和暮靄相容於山谷間。高昂的公雞還騎在老母雞的身上捨不得回巢,老母雞掙扎著發出咕咕的叫聲,豬圈裏的肥豬用頭撞擊著堅硬的石板,嚎嚎的催促著主人快點給它供食。看家狗還不知疲憊的在院子裏和家貓在嬉鬧著。廚房裏淡紅的燈光透過門縫,灑在掛在屋簷下金黃色的玉米上。男人彎著腰在不停的往土灶裏塞柴,風箱來回的抽動,紅撲撲的火苗映在他寬闊黝黑的額頭上。鍋裏冒正著青煙,清香的菜籽油鑽出細縫,飄在院子裏的空氣中,挽著袖口的女人麻利的翻動著手中的鍋鏟。爺爺在堂屋抱著胖嘟嘟的孫子,不住的親吻著孫子嬌嫩的臉蛋兒,惹得孩子發出咯咯的笑聲!

勞作了一天,杯子也懶得用,酒就倒在碗裏,咕隆一口下去,僵硬的肌肉開始鬆弛,疲憊沖散。女人懷抱著孩子,用筷子夾幾粒潤澤的米飯放在孩子的嘴邊,媽媽“阿”了一聲,小孩聽話的張開小嘴,飯粒滾進小孩的嘴裏,幸福的在嘴裏嚼食著。

九月的夜晚安靜了下來,月亮已經爬在上了樹梢,天空繁星點點,疲憊的人們進入了夢鄉,只有幾只蟋蟀在牆角下輕聲的叫著,叫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