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失莫忘何容易

當現實幻化成理想,若一個人心懷惜情,邂逅於紅塵,萌生的情愫總會與心緊緊相連,過眼一瞬,已懂今生的第一米陽光已悄然來到。人和人之間的坦誠,多是源於對純真世界的喜歡——不求功名,不懷慾念。心靈之間的寬慰,交契換得久違的歡顏,揚了三千弱水,波瀾蕩漾。

思緒有點亂,不及我去尋覓、打理、憑記、嘆息。最是光陰化浮沫,它已悄然走過十月的清秋,走進了十一月的寂冷。

常縈繞於耳的一首歌——《逍遙嘆》,十年仙劍,十年不同的感觸。也許人生自當逍遙,樂也逍遙,痛亦逍遙。最美不過,賞花間明月,吹松下涼風。一首歌,一片心。倘記憶常在,莫失莫忘!

來自天然的直覺:秋存於四季,脫俗於四季。留戀流水小橋人家的別緻風韻,於山水之間的相映相擁。致遠的心境,守暖日細風,一盞清茶,一首樂曲,皆自在。在安靜的空間裡行走,那裡有細細流水,環繞南面百城,閒聽桂花落,北窗一枕再續黃粱夢。而後,繞指靈思簇簇而來,筆尖流瀉不羈的詩情。掬茗入茶,捻夢為花,不嘆,不悲亦不傷。寫下擱淺的溫潤,清秋的絲語,在碎碎流年的一抹留白中衍生出濃情深意。

趁秋風還溫暖,陽光還溫情,擇一處幽靜,晾曬塵封的記憶,可好?

幾段穩穩地美好回憶,在記憶裡深深收藏,在一抹花香的底蘊中靜靜舒展。或許,還有沉重地令人傷感的句段,不要憐憫,就順著歲月的脈絡輕輕刪去,儘可能地留一份晨曦給明天,安靜地享受。奔湧向前的時光,一路逝去,從未回頭。不管是一瞬芳華,還是近晚香夕,總是會深情如水地演繹愛的故事,在鮮花盛開的光陰裡纏纏綿綿。

記得你說過,你愛文字,喜歡那些如水般靈動,如山般沉穩的文字,從而欣賞將思緒注於筆端的詩人。

似水的年華,多少歲月的繁華在匆匆一瞥中被扼殺,徒留輕描淡寫。若,似水流年匆匆流去,我願,我們仍能這樣默默地看著彼此,享受眼中的溫情。任憑細風摘取一些暖心的詩意,讓你在淡月閒風裡讀我,我仍在彼岸等你,無言語,不離棄,待雪歸。等到無盡的思念都變成心裡不願埋葬的秘密,恰是最溫暖的回憶。

北方的清晨是如此的空寂,害怕一個人凝視窗外的樹。也許南方的樹不會落葉,鳥兒便飛去了南方。原本屬於花叢和草地的婉轉,只有在回憶中迴風吟唱。隔著冰冷的窗門,院落裡,一記鮮明季節的色調,在十月的臉頰劃下印痕,伴著點滴的回憶,在蹉跎光陰裡瑟瑟老去。不再有溫和如水的月色親吻荷塘,不再有優雅自如的鮮花綻放清香。似是整個世界充斥著荒寂與清冷,而我,不曾悠然隱於南山,也無暇籬下拾菊。歲月靜好,安然自穩,依然深愛著最美的時光。

偶然讀到一句話,流年染指,一世悲哀。想忘卻忘不掉,縈繞在心頭。是不是在最美的青春裡與你相遇,就注定命理相連?若只如初見,青春也許已然無味!常歸回憶,空悠悠,亦思悠悠。

當花瓣離開花朵,暗香殘留。再一次和秋風告別,不知是花朵的無力挽留,還是風深情的追求。深寂繁華後,是凋謝,不是枯萎,是自然定律,是去追尋生命的輪迴。人只有在花落的瞬間才明白曾經擁有。

離愁感傷,悄然飛進陌生的詩篇裡。失去的沉默年代,我們無需感嘆,無需惋惜,也不要一次次地去追尋云的蹤跡,云的心思你猜不透。我明白,當一個人懂了秋的心事之後,就不會枉然嘆息。我會在溫潤的清晨曉風中安穩站立,聽秋拂落花,品人世紛繁,看夕陽向晚,賞葉落菩提。這一景,這一闕,都像風花雪月中的柔情,抑制不住的纏綿,不可追憶。唯有青澀的樹木的骨骼脈絡還暗自透露著滄桑與紅塵過往。

人生,自當豁然曠達,不怕霜落花凋零,不怕風勁雨磅礴。捻幾滴晨露,以慰香茗,拾一片落葉,以敘心情。待春歸時候,踏浪笙歌,縱使無法還原出最初的筆跡,也可用溫馨的笑顏,去回應那心谷的陣陣回聲。

總有一些閃耀在秋季的花,帶著傲霜風采,在陽光的彩染與秋氣的吹熏下,格外絢爛。縈繞在唇邊的氤氳,是光陰依依的牽掛。時間,你有點兒太著急了,慢慢走。十月的秋風還不曾走遠,這十一月的思念已改變了最初的容顏,生命也透著素色,摸不透的白。如此白,映在眼裡,鋪在心底。秋的印記,在寂寥空曠的遐想空間裡交織盤桓,就像無盡蔓延的山之脈絡。

佛說,每個人最初都是一粒小小的塵埃,蒙了雨露的恩澤成長為心善的孩子,要學會原諒,原諒這世界帶給心的任何苦楚,如此,平靜的心谷,才會幸福。對於失去的不惋惜,只因為思考過。

浮沉走一遭。記得那晚黃昏,雨淅淅瀝瀝,看穿雨陣盡頭,前方似是不願再碰觸的過往,將模糊消逝,不復入腦,入心。有時候也會想要一個人靜靜,痴痴地想:若此生,我把時光在筆尖驚豔,心中的花兒也會隨筆而開,這倒是和步步生蓮,款款仙來的意境類似。這個時候,不攜清風明月逍遙游,不再體會如水的禪心,只求像那野草野花般自在隨性。願得一人心,驀然回首可相守,可相知,如此,青春燦爛,紅塵困不住我年少。

曾天真地以為,只要傾心,就能與歲月流年抗衡,容光歷久如新。牽手常青藤,摸著它的脈絡,享受青春不老的魅力。然時光軸轉過十月清秋,陌上花開已經屬於奢望,在淋漓秋水沖刷下衰落,殘敗,於霜中獨自搖曳。河岸青青草,悠悠天不老,可現今再也無法擁有蔥蓉芳澤的清顏,無力挽留。於是,定格難忘的記憶成為我唯一可以去做的,我對自己說,得到這樣的結果,其實不算什麼,凋謝即是轉生,只為盼望六道雪生,一點輪迴。生命的溫度蟄伏一冬,歷經冰雪的洗禮,忍受寒風凜冽的鞭策,只求花開不敗,綻放於下一個春天。

人是會思想的葦草。人的心思變轉,總是隨著時間的軌跡不停向前。懂得寬慰,空靈,守最美的景,戀最溫的情,讓生命中的每一個節點都萌生出感動與共鳴。得失一念之間,於這美好的年華中激盪後沉澱,然後,靜靜等待時光為我們掀開新的一頁。繁華不過云煙過眼,你悄然而來,我依舊安在,等待紅塵中一場盛宴的開場。失,得的共生體,沒有經歷,就不會懂得花開的雍榮華貴,花敗的滿地情殤。倘若真的無緣,只願與你人影獨醉,只願來生再續未了緣。

君銘記,莫失莫忘!莫忘莫失!

喜歡上聽雨

雨似佳人淚,聞聲須斷腸。

對於雨,應該是古代文客的至寶,或者情感上的淡妝知己。

似乎只有疊聲詞才可充分描繪完全雨的形影。

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是萬物迎接雨的前奏;淅淅切切,點點滴滴,是細雨初落,空城乍冷的開篇。

心靜的人尤喜愛雨,彷彿可以從雨中傾聽康泰旅行社出自然的音律,萬物的心聲。不必太為雨而傷情,因為它並非僅僅是傷感的代表。有時雨是微妙的信使,寄渡此時此刻的情意。

曉天雨涼離恨,望斷痴盼生情。

夜雨闌珊,徒增幾分優;細雨輕緩,與內心添上幾筆悵惋。靜坐聽雨,心中默默地想唸著一個人,零亂的雨與繁亂的心交織,回憶與舊事浮出。於是,在紙面提上「此刻稍回首,輕筆淡相思」。工整的語句淺繪昨日的一面,以慰情感的空短。

微笑,總是可以給人以悅目,正如聽雨的美妙,總可以洗康泰旅行社禮空靜的心靈。靜若與雨結合,彷彿恰好完美。

古人講:「留得殘荷聽雨聲」,如此優美的意境,試問有誰真正的去體會。又有幾人會去給浮華而繁重或有時傷感的心放上一個『靜』字呢?

勸君一句,何不「留得相思去聽雨」,寄情於雨,化傷為靜。這世間,又如何不是缺少這樣的轉換。

聽雨,聽得不是零亂,聽得不是交錯,更不dermes 投訴是灑脫。能聽懂的是內心的一個靜。因為只有心此時靜了,雨聲方可正真入耳,繼而美妙,有時傷感。

因為你,喜歡上聽雨!